当前位置: 海口资讯之窗 > 文化 >
2019 10-04

比特币的文化类型及其历史位置

Comments 阅读:

  嵩山论坛——华夏文明与世界文明对线年大会上听芝加哥大学历史学教授艾恺(Guy Alitto, 1942-)所作的主题演讲《梁漱溟与后设历史》,颇受启发。随即在下午的经济分论坛上,我所作的区块链主题报告中,分享了一些启发和感悟。下面把部分内容整理成文,与各位读者分享。

  从1960年代开始,专业的历史学者就越来越开始采用这样的历史研究方法了。以我粗浅的理解,最靠近大家身边的一个生动的例子就是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 1976-)在2014年出版的那本流行全球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了。正是在这本书中,赫拉利教授指出:“

  人类可以构建共同想象的现实,即共同的信念,从而进行大规模团结合作,这是认知革命赋予人类力量的核心。”而在所有的共同想象中,金钱(货币)是最有力量的一种。“金钱是有史以来最普遍也是最有效的互信系统。”“就算是在宗教上水火不容的基督徒和穆斯林,也可以在金钱制度上达成同样的信仰。”“比起语言、法律、文化、宗教和社会习俗,钱的心胸更为开阔。所有人类创造的信念系统之中,只有金钱能够跨越几乎所有文化鸿沟,不会因为宗教、性别、种族、年龄或性取向而有所歧视。也多亏有了金钱制度,才让人就算互不相识、不清楚对方人品,也能携手合作。”

  “向前进”的进取式文化(征服自然、向自然索取以满足物质需求和欲望),以中国文化为代表的“向侧移”的平衡式文化(与自然和谐共处、天人合一),以印度文化为代表的“向后退”的自律式文化(抑制自身欲望以追求精神升华)。梁漱溟认为,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必然会从前一种文化进步到后一种文化。通俗地讲,就是先吃饱肚子,再保护环境,最后追求精神满足。

  经济上的凯恩斯主义,商业上的消费主义,货币的信用超发和通货膨胀,资本的贪婪增值,都是这一阶段文化的产物。

  很快,哈佛大学教授萨缪尔·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 1927-)撰写《文明的冲突》(外交事务杂志,1993)对福山的观点进行反驳,激发了世界范围的讨论。亨廷顿预言,在即将到来的21世纪,民主将会后退。他认为,在人类历史上,文化与文明才是具有意义的单位,而不是国家。20世纪是民族国家互相冲突的世纪,而21世纪将是意识形态与文化之间互相冲突的时代。

  文化与文明之间的互相冲突,是更高一个维度的冲突,是超国界、超主权、超时空的。

  第一阶段,宇宙的生成(从无机物到生命);第二阶段,人类的生成(出现人类以及凌驾于生物圈之上的集体意识);第三阶段,基督的生成(人类进化到最终点——奥米加点,Point Omega)。

  德日进认为,人类由于心智层的发展,自觉地朝向统一的方向迈进,全人类达到最终的大综合,人类进化终于达到其“最终点”——“奥米加点”。这“最终点”具有无限的吸引力,它能使心智层实现宇宙进化最后一次飞跃,突破物质与精神的关系,扬弃物质,使人们进入到“超个人”、“超国家”、“超种族”、“超意识”和“超时空”的完全精神化境界。

  德日进的“奥米加点”和梁漱溟的“终极目标(Telos)”十分相近。巧的是,赫拉利教授在《人类简史》风靡世界之后又出版了一本新书《未来简史》,在书中,他预言道:“如果说第一次认知革命是因为智人的DNA起了一点小变化,让人类拥有虚构的能力,创造了宗教、国家、企业等概念,使其成为地球的统治者;那么

  未来,算法和生物技术将带来人类的第二次认知革命,完成从智人到神人的物种进化。”

  正是这篇宣言,为15年后诞生的比特币指明了方向。让我们把这一宣言全文辑录如下:

  在电子时代,对于开放的社会来说,隐私必不可少。隐私不同于秘密。隐私是某人不想公之于众的东西。而秘密,是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东西。隐私是一种权力。它让某人有权决定公开什么,不公开什么。

  如果双方进行某种交易,那么他们各自拥有这一互动的记忆。双方都有权陈述各自关于此次交易的记忆。谁能够禁止他们发言呢?或许有人能够通过立法来禁止,但相比于隐私,对于开放社会来说甚至更加重要。我们不会试图限制任何言论。如果许多人够在同一个论坛上发言,那么每个人相当于对所有人发言,这样就可以同时积累个人和众人的知识。电子化的交流让这一小组得以实现,即使有人想要禁止小组产生,他也不可能成功。

  因为我们渴望隐私,所以我们必须确保交易双方仅获得交易所需的信息。因为任何信息都可能在交易中提及,所以我们必须保证暴露最少的信息。在大多数情况下,个人信息并非必不可少。当我在商店里购买一本杂志,付钱给店员的时候,他没有必要知道我是谁。当我要求我的电子邮件服务商发送和接受消息时,他没有必要知道我在给谁发送信息,我发送了什么,或者别人对我说了什么;他只需要知道如何从这里获得消息,我欠他多少服务费。当我的身份在交易中被服务商暗中获取了,我就没有了隐私。我无法再选择性的披露我的信息;我只能被迫一直处于暴露的状态。

  由此可见,保护开放社会中的隐私需要匿名的交易系统。迄今为止,现金交易系统是最好的匿名交易系统。匿名交易系统并非秘密交易系统。当且仅当他们想要这么做时,匿名系统允许个体披露他们的身份,这是隐私的实质。

  开放社会中的隐私同样需要密码学。当我发言时,我只想让我指定的听众听到它。当我发言的内容全世界都可以听到时,我就丧失了隐私。加密象征了意味着对隐私的要求,用弱密码加密意味着对隐私要求不高。再者,当披露默认情况下为匿名的个人身份时,为了保证这个披露真实可靠,我们需要密码学的数字签名。

  我们不能奢望政府、企业、或者其他庞大、匿名的组织出于他们的仁慈来授予我们隐私权。评价我们会对他们有利,并且我们应该认为他们确实会这么做。要抵抗他们的言论就是要对抗信息的性质。信息不止想要免费,而且渴望免费。信息会扩展到所有可能的储存空间。信息是谣言的兄弟,它更年轻,更强壮;与流言相比,信息传播得更快,有更多的角度,包含更多的知识,然而给出的结论更少。

  如果想要获得隐私权,我们必须捍卫它。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创造可以处理匿名交易的系统。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已经通过低语、夜幕、信封、紧密的房门、秘密的手语,以及邮递员来保护自己的隐私。过去的技术无法支持可靠的隐私,但电子技术可以。

  我们,密码朋克,致力于构建匿名系统。为了捍卫我们的隐私,我们用密码学,用匿名邮件转发系统,用数字签名,用电子货币。

  密码朋克写代码。我们认识到,需要有人编写软件来保护隐私,而且我们无法在有人没有隐私的情况下获得隐私,所以我们将会开发这些软件。届时,我们将开源我们的代码,让我们的密码朋克战友们可以使用它。我们的代码对全球,任何使用它的人免费。如果你要封杀我们写的软件,我们不在乎。我们清楚,软件是无法被销毁的,彻底的分布式系统永不停机。

  密码朋克们谴责对于密码学的控制,因为加密从根本上是一种私人行为。加密实际上是从公共领域抹掉我们的信息。即使是禁止密码学的法律也只能在一国的疆界内生效,在国家暴力机器所能控制的范围内肆虐。密码学将不可避免地扩散到全球,同样,它创造的匿名交易系统也将如此。

  要使隐私权的意识广为传播,它必须成为社会契约的一部分。人们必须联合起来,为了共同的利益,合力去部署这些系统。隐私权的未来,取决于人们在社会中的合作。我们,密码朋克,思你所思,忧你所忧,并且希望与你携手,不再自我欺骗。我们绝不会因为有谁反对,放弃我们的事业。

  一个没有自主隐私权和独立财产权的数字世界无法诞生出独立的文明。无论它多么的发达,都只是发达的殖民社会,都受到来自传统世界的控制和压迫。信息科技,变成了掌握技术和权力的中心化机构和企业利用和剥削(exploit)数字移民的手段。

  破局的关键在于发明一种只属于这个世界的电子货币。几代密码学家不懈努力,终于由这个化名为中本聪的人集众人之大成,毕其功于一役,一举发明了比特币。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芬兰赫尔辛基的一台小型服务器上启动了比特币的主网。在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中,中本聪引用了当日泰晤士报的头条标题: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这个标题永恒地刻在比特币的历史账本上,再也无法被抹去。

  比特币,是第一种不能被来自传统世界的力量消灭的、非常纯粹地只存在于数字世界的电子货币。它的发明,是数字文明孕育进程中的伟大转折点。把比特币的诞生作为数字文明诞生的标志,一点儿都不为过。有了独立的电子货币,数字世界的居民才真正得以建立一个独立的文明,数字文明才有机会屹立于世界文明之林。

  没有任何一个人、组织或者强权,可以僭越这套系统、控制这套系统、停止这套系统,为一己之私而损害全民的利益。

  比特币是人类发明的第一个凌驾于人类之上并反过来规约人类群体自身意欲的技术。这一点,把比特币和此前所有的技术发明区分开来。而比特币在不受任何人控制这方面的纯粹性,又把它和形形色色由个别或部分人控制的山寨区块链或者联盟链项目区分开来。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解放军受阅装备规模之大类型之全创历史之最 下一篇:2019遴选策论文:发扬红色文化 倡导革命精神
  • [文化]2019遴选策论文:发扬红色
  • [文化]比特币的文化类型及其历
  • [文化]解放军受阅装备规模之大
  • [文化]三代“桶长”说垃圾分类
  • [文化]做文化旅游产业有哪些比
  • 公益广告